您当前的位置> 大连新闻>文化

时隔30年诗人宋协龙又出名了

2019-12-14 00:10 大连晚报

  老诗人宋协龙。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  老诗人宋协龙。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  本报记者王春燕

  “一朵花落了,香味没有死亡。一枚叶落了,绿色没有死亡。有一天,树也倒下了,绿色和花香都没有死亡……”12月13日,由大连市语言艺术学会等单位主办的宋协龙原创经典诗歌朗诵会上,全国夏青杯朗诵大赛第二名获得者闫培华朗诵的《一棵树倒下了》,让装满200多听众的会场鸦雀无声。语闭音落,掌声雷动,“诗写得太好了”,人们切切细语:“宋协龙是谁?”

  个子不高,走路带风,眼睛不大却烁烁放光。和老诗人宋协龙第一次照面,一股生命的张力扑面而来,和我第一次读他的诗所感受到的一模一样。

  那首诗叫《我是一粒微尘》,是我在朋友圈发现的,朗诵者是我国著名的朗诵艺术家徐涛。诗好,朗诵也好,听得我热泪盈眶。

  因为这首诗,我知道了今年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了一本《经典朗诵诗选集》,全书100多首诗,都是宋协龙写的。平淡的诗歌出版市场,因这本书掀起了阵阵微澜。

  因为这本书,我知道了40多年前我国老一辈著名诗人李瑛称宋协龙为“战士诗人”,红极一时却搁笔30年再未写诗。直至十几年前退休后,宋协龙成了 “网红诗人”,他的诗在朗诵界竟有“洛阳纸贵”之势。

  从“战士诗人”到“文贼”

  初见老诗人宋协龙,交谈间仍能听出瓦房店乡音。他18岁当兵做新闻报道员,三年后开始诗歌创作,第一首诗就发表在《解放军文艺》杂志上,这对任何一个文艺青年都是极高的创作起点。

  “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,并以一天一首的创作热情写诗,而《解放军文艺》更是隔一期发表一篇我的作品。后来我的诗还经常被《辽宁日报》正版推出。”宋协龙向记者回忆,当时主管《解放军文艺》编辑部的是著名诗人李瑛,称其为“战士诗人”,老前辈一通电话打到沈阳军区,“战士诗人”红遍整个军区。

  上世纪70年代初,一次全军汇演的机缘,宋协龙被调到沈阳军区后勤三分部创作组,任副组长,开始了歌词和歌舞剧脚本的创作,其作品还在全军拿过多次一等奖。

  然而,正当红极一时之际,一封匿名信让“战士诗人”从天堂跌入地狱,宋协龙成了文贼,成了遭人冷遇的抄袭者。三年后,《鸭绿江》杂志到部队为他平反:匿名信为诬陷。而此时宋协龙已打了转业报告,就在平反的前一天获批。一天之隔,命运斗转。尽管沈阳军区一再挽留,并调他到军区创作组,但宋协龙还是选择回家乡大连做了一名公务员,直到退休。

  从“癌症晚期”到“网红诗人”

  很多人退休后都经历过一段时间的迷茫,老诗人宋协龙也不例外,他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当起了农夫和园丁。两年后,正当他找准自己晚年的人生方向开博客写诗歌时,“癌症”找上了他。

  2006年,他被查出胃癌晚期,4斤重的肿瘤每天以半两、一两的速度增大。手术两个月后,癌细胞转移到肝脏,这一次医生告诉他“只剩3个月了”。 “3个月?当时我认为3个月也还可以做很多事。”回忆起十几年前自己的亲身经历,已是75岁的老诗人豁达得如同在讲他人的故事。“我趴在床上写了8封遗书,还列了三个月的写作计划。”

  之后他还搞了一次隆重而略显奢华的告别仪式,在北京的亮马桥饭店和生前好友相聚,席间欢声笑语,没人知道他即将面对死神。“回到大连后,我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,一边积极配合治疗,一边投入生命写作,再也没有任何事情会让我皱眉。”宋协龙说。

  等待死亡的期间,老诗人宋协龙的博客并未停止更新,有了更多生命思考的诗作,比如《一个老人的告白》、《无悔》、《追寻》等。渐渐地,他的诗在网络世界里被广泛转发,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朗诵,点击量从几千到几万再到十几万、二十几万,其中《忘却——人生的最高境界》几天内点击量就超过十万次,引起数千人留言评论。而此时肿瘤在他的体内却越变越小,3年后病灶竟然消失了。

  宋协龙的名字再次火了,不仅是因为他创造了生命奇迹,而且是因为他的诗引起了当下共鸣。中央电视台《感动中国》栏目组在网上发现他的《我是一粒微尘》,请著名朗诵艺术家徐涛在节目中朗诵;光明日报出版社的编辑在网上发现了他的诗,主动找他要出版国内第一本朗诵诗集,书中的每首诗都曾被网民激情朗诵,扫描每首诗旁边的二维码,绝大多数都是名家朗诵;上海《语文学习》杂志邀他写朗诵诗创作心得,网络的传播、微信的普及,使朗诵诗成为大众文学一支朝气蓬勃的生力军。

  为百姓写诗,讴歌平凡中的伟大

  不得不敬佩,年逾古稀的老诗人宋协龙40多年后重新融入了中国文学圈,不仅如此,还开辟了一番新天地,引领了中国朗诵诗的创作。曾任《炎黄春秋》副总编辑、《人民文学》副社长、《小说选刊》主编的文学家杜卫东评宋协龙的诗:不沉溺于悲欢离合的个人情感,不游弋于风花雪月中玩弄文字游戏,有金戈铁马之声,无矫揉造作之态。

  聊起诗歌创作,老诗人宋协龙想说的话很多。“诗要用诗的语言去写,但不是让人看不懂的语言;诗要有意境,但不是那种云山雾罩的意境;诗是写给大众百姓看的,不是只让那些伪诗人把玩孤芳自赏的变形魔方;诗是让读者欣赏品味的艺术作品,绝不是让人难猜的谜语。无论你有多高的学问,还是有多深的理论,也无论你是什么派别,诗写到让人看不懂的程度,就是废纸一张……”

  老诗人宋协龙依然像个战士,对诗坛乱象的批判直言不讳。“不仅要看得懂,还要听得懂,不仅要有视觉的共振,还要有听觉的共鸣。”宋协龙说: “朗诵诗不仅是诗人们品读的学问,也是百姓大众抒发的韵律,是单位联欢会的轻骑兵,是同学聚会的情怀,是战友相聚的号音。”

  一位为大众百姓写诗的老诗人,以热爱生命和生活的激情,讴歌草根的心声、挖掘泥土的意蕴,抒平凡中的伟大,唱时代性的共鸣。

  “宋协龙原创经典诗歌朗诵会”结束时,大连语言艺术学会会长王誉霖告诉我,他也是在网络上知道老诗人宋协龙的,“他的诗写得好,非常适合朗诵,全国很多朗诵协会等组织都在朗诵。而且他还是咱大连人,我们的朗诵者们因为朗诵他的诗而多了一份自豪感。”

城市活动More

  • NEW
  • 大连市是东北地区唯一拥有海空双港的城市。
  • 定格文明瞬间
  • 当文明的细节融入日常生活,“文明的定格”也便随处可见。
  • “杏”会
  • 具有百年历史的儿童公园里,上演了一场华丽的冬之盛宴。
重庆快乐十分